而实情往往是这样的:我们只是无所事事地对我们的感受、观点还有理论进行哲学化的探讨,却没有设法取得实际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