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n@2006-06-22:/var% ls tags

这里,那里转贴

  我,一个调酒师。面对着魑魅魍魉的客人,接触着奇形怪状的酒具。在吧台,用酒水,勾兑平淡的精彩。在,这里!

  她,一名钢琴艺员。沉浸在高雅的气氛里,沐浴在和谐的灯光下。在舞台,用琴键,演绎绚丽的唯美。在,那里!

  每晚,我都会抽空偷偷聆听在舞台上的她。聆听她的音乐,聆听她飘动的发絮,聆听她舞蹈的指尖,聆听她……

  终于,这晚,她走近了吧台,走近了我的这里。

  "一杯什果冰!谢谢!"她的笑容是那样的迷人,她的眼神令人陶醉。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她。只不过,刚开始这只是个想法而已。可现在 …..

  "可以为我弹奏一曲吗?"我把盛有什果冰的杯子压在写好的字条上,一同放在了她的面前。

  从那开始,我每天都会调好什果冰在吧台等着她为我弹奏那首歌,那首我最爱听的《想念你的爱》。也许,这是笔交易。用我调制的可口,去换取她演奏的动听。又或者,是个约定。每晚,我都在这里等着她从那里的到来。

  我在吧台,遥望着那里的她。"哎!我要的是特吉拉,你给我杯果汁干嘛?""对不起!"

  她在舞台,牵挂着这里的我。"如果再跑调,明天就不要来了!""抱歉!经理,我不会了!"

  真的受够了!我们已经不再满足于,用一杯鸡尾酒或是一首歌来维系的情缘。渐渐的,她靠近了我;慢慢的,我拉起了她的手;于是,我们开始恋爱了。

  眼前的美好让我们忘乎所以,仿佛自己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我们好象在跳探戈。又似乎奔跑在拉普拉塔草原上。奔放的钢琴旋律加上热情的鸡尾酒色彩,产生了最美好的共鸣。所有的幸福在我们心中盘旋,所有的快乐在彼此身边围绕 ……

  但,这样的激情并没有持续多久。破音和杂质逐渐的出现在琴声中,酒杯里。音乐不再唯美,她和她的朋友徘徊于艺术中;水酒不再清醇,我和我的兄弟沉迷在酒精里。按天结算的"高薪",让她有了肆意挥霍的资本,疯狂购物成了业余爱好。而我却要在几顿酒足饭饱后,为接下来的日子扛皮。无型的隔膜,筑立在我两之间。各种各样的问题犹如洪水一般,涌向了我们已经出现蚁穴的爱情大堤。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

  幸运的是,我们两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虽然互相没有言明,但都做了不大不小的努力。她不会再花等于我半个月薪水的钱,去买一件垃圾商品。我也不再在凌晨的雨中,晕头转向的咆哮。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开始时的平静。我们的爱伴随着问题的迎刃而解,又得到了更近一步的发展。

  那一晚,我拥有了她。我是说,那也许是我一辈子最美好的夜晚。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女子躺在自己的怀里,心中有说不出的满足。我暗自发誓,我要爱她一生一世!

  "下个休息天你有时间吗?"她的问话让我意识到了什么!

  "有啊!反正是和你在一起的,有什么事就你来安排吧!"

  "我想让你和我家里人见面。"

  "好啊!"

  那几天,我一直睡不好觉。也许是紧张?也许是……?我也不知道,总觉得怪怪的。不知道她的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她的父母会如何看我。心里的忐忑最终转变成为脸上的憔悴。

  6月5日,是我们说好去她家的日子。平时,不太注重穿著的我,现在却打起了领带。原本,还不是特别紧张的我。在得知今天是她的生日后,说话也不由自主的结巴了。我不知道我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在去她家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怎么说话。看的出紧张不只我一个。是啊!谁不希望收到自己想要生日礼物呢?

  她的家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家庭。红木是家具的主调。母亲和父亲是那种看上去很有文化的人,事实也是如此。的确是个很平静的家。

  不过,再平静的海上也会有大浪。饭后的谈话,不!应该说是考试。证明我今天的到来是个错误。一开始,我就应该明白。象这样的高知家庭,怎么可能接受一个来自酒吧的长头发男孩。虽然,他们的女儿也在那间酒吧。可,在他们的眼里,这是为了艺术!而我呢?一个调鸡尾酒的!说难听点,就是个穷光蛋。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他们女儿的五分之一。这样的现况,是不会达到要求的。什么?前途?是啊!在他们眼里,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人能有什么前途?更何况我比他们的女儿还要小 2岁。在他们看来,以我现在的年龄还不懂什么叫爱情。是的,也许她父母说的对!我毕竟才只有21岁而已!哈哈!

  对不起,写到这里我的情绪太激动了!我只是考虑了我的角度,没有在意过做父母的感受!

  那晚,她没有送我出门。确切的讲是她父母没有让她送我。我扯下了头发上的发带。塞进了裤子口袋里。因为,这样可以让风吹开遮在我眼前的头发。让我看清楚前面的路。这一刻,我真的很绝望。就像自己被杀了一样。没有了感觉。我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就这样走着,走着。除了过马路还勉强的抬一下头。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发现,我竟然站在了我上班的酒吧门口。是啊!可能,我现在需要点什么!比如说!喝酒!我走进了酒吧!走进了这个让我认识她,爱上她的地方。

  之后,我们见过一面。她说要和我分开。因为她的父母。但,她没有否认她对我的爱。当时,我真的想和她一起逃跑,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要知道,这不是在说故事。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可,我没有那么做!因为,我不希望看见她痛苦。

  一个月之后。酒吧的工作还在继续,我也开始习惯了没有钢琴声的日子。晚上,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孩来我们酒吧喝酒。是我为他服务的。他像是喝多了。开始和我聊起了他的爱情故事。他的处境几乎和我当时一样。因为,他也拥有了一份不现实的爱情。

  "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是应该带她走,还是~~~?"他看着酒杯里的威士忌问我。

  "我想你应该自己拿主意!"

  "是啊,你说的对!"说着他掏出了一枚硬币,高高的抛向了空中。就在硬币下落的时候,我把它截住了。

  "你干什么?"他很奇怪的看着我。

  "既然已经有答案了,又何必仍硬币呢?"这是我的回答。

  "谢谢!你说的对!谢谢你!"说完他很高兴的拿起放在吧台上的衣服,飞快的跑了出去。虽然,他还没有付钱。但,我很乐意请客。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我真的很羡慕。不!应该说是嫉妒。因为,我曾经也有这样的机会。可,我选择了放弃!

  灯光下,钢琴还是静静的躺在那里。吧台上,什果冰也默默的等在这里。等待从那里来的女孩,来到这里完成说好的约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