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n@2007-09-06:/var% ls tags

一封迟到的辩护词 彭宇案

FROM: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star=40&replyid=20509461&id=1822677&skin=0&page=1

(尊敬的审判长及合议庭诸位法官:)

在这场争论不休的案件中,

我不是任何一方的代理律师,

但在今天,

我却忍不住写下了这样一封 本不属于我职责范围的辩护词。

让我们把钟表的指针,回拨到2006年11月20日9点20分,水西门83路公交站台上,一个老太太摔倒了,导致股骨颈骨折。当时将她扶起的小伙子彭宇,后来成了老太太的被告。

老太太究竟是怎么摔伤的?真相只有一个。但显然,当事人因为各自的利益,而让事实变得昏昧不明,以至成为社会舆论争论的焦点。

在当事人口中,我们听到的是两个真相:

1.小伙子冲下车,将老太太撞倒在地,随后将其扶起,

并与老太太的儿子一起把她送往医院;

2.小伙子下车后,发现旁边一个老太太倒在地上,于是走过去将其扶起,

并与老太太的儿子一起把她送往医院

如果没有新的确凿证据,如果事实永远隐在迷雾之中,

那么我们的法官将做出怎样的判决?

这实在算不得一起大案,

然而,因为人们从中再次印证了"好人是否做不得"

因此倍受关注。

试想,如果小伙子当时确实撞到了老太太,而他转身就跑了,

没有去搀扶她,没有陪她去医院,

那么今天,他还会坐在被告席上,面对着长达半年的诉讼吗?

还会经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官司煎熬吗?

再有,如果小伙子根本没有撞到那位老太太,

那么一时的善良带来的绵长的烦恼,

是否会彻底颠覆了他的做人准则,

让他从此冷漠,从此面对需要帮助的人,

他的反应是——掉头走开。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本是我们泱泱中华的传统美德

然而,曾几何时,

我们那双对陌生人伸出的援手,

却多了几分犹疑,少了几分坚定。

曾经最让我们中华民族骄傲的东西,

在时光流转了五千个来回以后,

居然变成了我们最难以启齿的痛楚。

直到今天,我们不禁要问:

如果是你,你还会毫无顾忌地去扶起一个刚刚摔倒的陌生人吗?

亲历、见证过这场事件的人们,可能没有几个还敢响亮地说出来:

"是的,我会!"

究竟事情的真相是怎样,我们等待法官的公正判决,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小伙子最终成为矛头所向,

那以后每一个被撞到甚至是自己摔倒的人,

都可以随便赖到一个帮助他的人头上去;

而每一个本想伸出援手的人,可能都会权衡再三,

最后在叹息中扬长而去。

试想,如果在一个社会中,

所有人在别人有难时都不敢走上前去,

所有人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那将是怎样一种可怕的局面?

这本是一起再简单不过的民事官司,

却演变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讨论,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案件判决的结果,不只关系到当事双方的名誉和利益,

甚至有可能决定着以后的人们的选择以及价值走向。

请允许我们对徐老太的受伤表示遗憾,

然而, 对伤者的同情不应简单转化为对另一方的愤慨,

毕竟在这场事件中,谁都没能看到事故原本的面貌。

尊敬的法官,

我们的目标究竟是要使我们的公民更乐于向善还是要使他们更惧怕?

在您的判决可能影响众多人的抉择的时候,

法制的天平又将偏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