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n@2008-02-29:/var% ls tags

They just give up

p. FROM: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drunkpiano/archives/123651.aspx

p.

p. 每当你情绪低落寻死觅活时,总有一些喜剧发生让你破涕为笑重新鼓起生活的风帆,比如胡紫微同学发表输出价值观的重要奥运演说,比如重庆人民对张晓舟的愤怒声讨,比如恒源祥广告商破罐子破摔的决心。 

有一次和D走在一起,那天刮大风下大雨,大街上好多人的伞都被吹得东拉西扯。我们走着走着,看到路上被丢弃的一把伞,散了架,半边支着,半边瘫软在地。D说:They just give up. 我们大笑。

 

恒源祥的广告就让我想起这种"they just give up"的大无畏精神,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大无畏的"they just give up"精神这么具有喜剧效果这么让人觉得人生如此有趣死逑了多么可惜。

 

基本上满足于用简单重复来表达一腔__(此处可填入"义愤"、"热情"、"热血"等等具有温度感的一系列褒义词)的行为都具有"they just give up"的精神,比如在一个句子后面打上无数感叹号,比如上千沈阳球迷花半个小时重复呐喊"小日本,操你妈",比如把故宫造到999间,比如用一百万个小高炉来赶超英美,比如中学女教师用让男同学陆续到床上报道的方式来树立生活的信心。

 

这些行为表明,所谓自暴自弃,并不在于智力想像力和勇气的枯竭,而在于当事人已经不打算对这种枯竭加以掩饰。

 

同理,当一个人放弃个体的具体性,比如关注自己是不是需要去生殖医院,转而融入集体的荣辱感中,比如关注重庆人民是不是需要去生殖医院,这也是一个"they just give up"的重大时刻。

 

They just give up me to become us.

 

但,自暴自弃的最高表现形式并不是枯竭或者对枯竭的不加掩饰,而是在枯竭面前的欢欣鼓舞,这种欢欣鼓舞充分体现在重庆人民沈阳球迷以及恒源祥广告一腔__的声音里。摆脱了智力想像力和勇气的负担你就,摆脱了自我也就是,光荣地融入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