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n@2013-07-16:/boot% ls tags
仿佛

俄罗斯方块

10点38开始双盘,结束一看11点27,39分钟。

开始时就睁着眼,想再体会体会眼神从清醒到入眠的变化。不一会儿眼睛开始模糊,眼皮微微闭合,慢慢眼神跟不上了,视界越来越小,视线越来越模糊。

坚持体会了一段时间,从一开始清醒到眼神昏沉,大概不会超过10分钟。期间不忘数息,否则就真的睡着了。

闭上了眼,视觉胀热,毫无昏沉之感。继续数息,并开始留意息间感受。

呼吸越来越通畅,出入越来越平滑,「数」后面是「随」,「随」就是放任/自然。又坚持「数」了一段时间,从平滑之后到停止数息,大概不会超过5分钟。

「随」了以后,有一个想法没忘。这个想法在开始之前就想好了。就是想体会「止」,如果能顺利度过「止」的话,顺道体会一下「观」。

为了想体会到后面的「止」,我知道「随」这个阶段必须尽量的铺垫好,否则就前功尽弃了。半途而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继续保持,坚持下去,当时应该是这种心理。在这过程中只是关注呼吸以及息间,杂念应该几乎没有。

经过一次无意识的猛吸一口气之后,心里明白「止」应该快来了。只是没有自主的意识到而已。

继续「随」了一会儿,然后就是突然的一个念头:在一口气吸过之后,准备按正常节奏呼出的过程中,微微的开始减少/放慢呼气幅度。

在这个念头冒出并伴随行动的刹那中,气慢慢的呼尽了,但我并没有立刻按节奏的吸气。这就是一个短暂体会「止」的机会吧,当时应该是这种心理。

就在这息间的功夫,或许伴随着后面开始的吸气,或许没有吸气。当时有一种感觉、情境、思想、梦幻、杂念(不知道怎么描述):

感觉就好比我是一个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方块已经堆的很高了,突然间(也许是伴随着吸进来的气),整个游戏空间像是被灌满了水一样,像是物理规则被打破了一样,原本堆了很高的方块开始飞散、崩乱、消融、飘落(不知道怎么描述)。

就这样,很奇妙的感觉到了一下而已。本来还想继续「随」,等着再来一个「止」,再体会一把「观」呢,想着挺有意思要记下来,后来就没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