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n@2013-05-19:/var% ls tags
仿佛

数随止观还净,所谓的六妙门。妙不妙无所谓,确实简单有效。

过去认为数、随、止都是针对气息而言(从南怀瑾的南禅七日视频中听说),所谓的数息、随息和止息。当时就不太理解‘随’的含义。如果理解为“放任”、“随便”、“随他去”,那为什么之前要通过“数息”的方法去数他?为什么一开始不“随他去”?如果说刚开始的“数息”是为了防止昏沉和掉举,那么现在变成‘随息’了以后,昏沉和掉举的问题怎么办?因为有这些疑问,所以‘随’一直没能理解。

今天,‘数’了二年半以后(形容很长时间),突然一下,或许是主动的,或许是被动的,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很难区分了,在这之前还有片刻有趣的感受,稍后再讲。先讲突然一下以后,就是立刻开始感受到很澎湃的心跳并且,自然的(也许是故意的)停止了‘数息’。我那一刻就在想“这就是‘随’的境界了吧,好家伙,这么大动静的心跳,就是停止了‘数息’,也不会昏沉和掉举的。”。

因为是第一次碰到,而且当时觉得应该坐了很久了,所以忍不住睁眼看了下时间。再闭眼想继续,坚持了三分钟,找不回那个状态了。坐了大概有四五十分钟左右。讲到在澎湃之前有个片刻很有趣:坚持数息到了这个片刻/片段,感觉头脑就不够用了,当时就想到类似于CPU一级缓存坏掉了、寄存器也坏掉了、电压也不稳定了…当时就稍稍用力(现在想来类似于“加电压”吧)才能挺过去,坚持到后来的澎湃。现在想来,如果当时这个电压没加上去,可能就落入昏沉了。

今天应该算是初步体会到‘随’的含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