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n@2014-10-30:/var% ls tags
made

习近平斗得过既得利益集团吗

(一) 改革派没有好下场的根源

这里的改革,就是历史上讲的改良。确切地说就是“改良与革命赛跑”时期的改良。在专制社会里,当社会矛盾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整体腐败导致的民怨沸腾到了革命一触即发的地步,体制内的改良派想遏制革命的发生,便搞改良,想力挽狂澜扶大厦于既倒。由于改良的本质是通过变法或精兵简政直接或间接把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让出一部分给予劳苦大众。这必然导致既得利益集团的竭力抵抗,一旦有机会便疯狂反扑。

那么,既得利益集团就不怕革命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革命,便是剥夺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与他们获得利益的权力。那为何既得利益集团反而对遏制革命发生的改良誓死反抗呢?这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简述如下:

  1. 既得利益集团不认为革命会很快发生,在判断上与改良派大相庭径。所以,在人类历史上,几乎所有的革命爆发之时,既得利益集团里的绝大多数都目瞪口呆.

  2. 即使革命的烈火已经燃烧,既得利益集团里的绝大多数依然认为可以通过暴力镇压而扑灭烈火。远的不说,就是当蒋介石面对共产党的军队迅猛增长的时候,他的幕僚陈布雷劝告他如果不搞土地改革不把富人的财富拿出来救济挨饿的穷人,共产革命的烈火将把国民政府烧掉。蒋介石听后不以为然,他认为国民党军队会战胜共产党的军队,这比搞土改、让富人让利更容易。陈布雷一看无望,国民党大势已去便自杀了。

  3. 在既得利益集团看来,宁肯被革命烈火一起烧死,也不让改良派得逞。这个道理非常简单。拿习近平王岐山打虎拍苍蝇六十项改革来说,既得利益集团宁肯一起玩完,也不同意习近平王岐山的打虎与改革。别说革命发生一起玩完的几率不是百分之百,就算百分之百,说不定谁能逃到海外呢,总比你当打虎的武松,我当被打死的老虎强一万倍。你成了英雄,我成了贪官污吏罪犯,狮可忍,鼠不可忍。由于以上的原因,既得利益集团—-贪官污吏和他们的家族,绝不会对习近平王岐山的打虎与改革给与配合,非但如此,一定千方百计、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地阻扰破坏这样的改革。由于既得利益集团渗透到了社会资源的每个领域,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了,王岐山与习近平的真正盟友几乎一个都没有。他们俩之所以如此捷报频传,那是因为以下三个原因:

    1. 一部分高层领导人以为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是作样子,等于专制制度绞肉机里的排除异己行为,而非真正的反腐。只要自己没站错队,没参与新四人帮对习近平搞政变图谋,便不会遭到清算。所以,成为习近平王岐山的盟友,就等于占对了队伍,就可以对那些习近平的政敌落井下石了。这样还可以得到习近平认为是自己人便得到了保护伞的地位。这些人在高层所占比例大约有三成。这些习近平反腐的盟友是假盟友,如果习近平真的反腐,就是按照习近平自己说的“三个凡是”来搞的话,他们很快就会成为习近平改革的绊脚石,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家族要么是“三个凡是”里将被打的腐败分子,要么他们对财富虎视眈眈,好不容易靠拍马屁对上级行贿才得到的位子就是想让家族发财,目的还没达到就断了机会,那是绝对不能甘心的。

    2. 还有一部分人认同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是真的,那也只能先巴结习近平王岐山,即使巴结的效果有限,那也得试试,说不定他们二人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呢。就算是真反腐,那也有轻重缓急,有顺序,先巴结巴结习近平再说,能熬一天是一天。这部分人大约占三成。

    3. 还有一部分在寻找机会负隅顽抗、或者找机会来个鱼死网破、或者创造机会让习近平收手。这部分人的家族已经贪得盆满钵满,甚至垄断一个行业,早已与黑社会成为一体恶贯满盈。他们的无上权力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一旦成为被打对象,整个家族便遗臭万年。周永康徐才厚等都是他们的例子。这帮人是目前习近平王岐山面对的最难对付的一群。

说说历史上的王安石变法。由于社会两极分化极其严重,宋神宗支持王安石的变法。开始的时候朝廷官员里也是由这三部分人组成。即使有皇帝宋神宗的支持,到后来王安石终于发现他几乎是孤家寡人。这是为何宋神宗一死王安石的变法戛然而止被司马光彻底废除,王安石并没有反抗的原因。宋神宗突然间的死亡应该令王安石猜疑38岁身体无大碍的宋神宗死得是否真的就是因为两次攻打西夏的战役失败而气死。极可能是皇室与既得利益集团合谋通过宋神宗的儿子或者他人动手杀死了。由于宋神宗支持王安石的变法在皇室里也成了孤家寡人,没人会调查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历史上也就不会成为悬案。王安石的变法触犯了所有官员的利益,包括皇室。如果既得利益集团只设法杀死王安石,那不仅招惹到宋神宗,有极端不服输个性的宋神宗会继续王安石的变法,甚至会变本加厉。而杀死宋神宗才能让变法夭折,令整个皇室以及整个官僚系统既得利益集团继续摄取财富。倒是王安石很快就死在南京属于被气死的悬念不大,因为此时的王安石已成为废人,对既得利益集团毫无威胁了。

(二) 邓小平不属于“改良与革命赛跑”意义上的改革派

当社会既得利益集团肆无忌惮地搜刮民脂民膏,社会两极分化到了极端地步时,才有“改良与革命赛跑”的改良派。今天的习近平就属于这样的改良派。然而,习近平拿出邓小平改革成功的例子来给自己的改革摇旗呐喊,其实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也不符合逻辑的两种完全不同的毫无可比性的“改革”。

当我们回顾人类历史,专制制度下的改朝换代史,我们就会发现,改良极难跑到革命的前边。王岐山推荐给共产党高官们读的托克维尔所著的有关法国大革命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其目的非常明确:要想遏制革命的发生,就必须改良体制。在改良与革命赛跑的路程中,改良必须跑在前面。

这只是托克维尔总结法国大革命的教训得出的一厢情愿的理论,道理本文第一部分已经讲得透彻了。

习近平认为邓小平的改革是成功的,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在经济总量上赶上了美国。人民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极大提高。这些事实表明邓小平的改革是成功的。

然而,润涛阎并不赞同拿邓小平的改革成功来套习近平的改革。因为按照“改良与革命赛跑”的改良(改革)定义,习近平目前的改革是合乎定义的。而邓小平的改革则不符合这一定义。非但如此,邓小平的所谓的改革不是要剥夺既得利益集团搜刮民脂民膏的制度,恰恰相反,他是鼓励支持形成既得利益集团,就是所谓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这与打老虎拍苍蝇以及遏制既得利益集团搜刮民脂民膏的六十项改革其方向是相反的。

邓小平的改革成功,说到底就是“回归丛林法则建立贪官污吏既得利益集团”的制度成功。如果把邓小平的这类建立既得利益集团的制度称为改革,那么,我们必须要重新定义改革,不能把方向相反的两条道上跑的车说成是一码事。邓小平的改革成功,与历史上每个朝代新政权上台后所谓的改革一模一样。当然应该除去李自成上台。李自成打着“跟着闯王不纳粮”的旗号立国,但他只当了几天皇帝就被赶跑了。如果他继续当皇帝,他怎么可能不让农民纳粮?城里人吃什么?军队吃什么?打天下时军队靠掠夺大明王室和地主富豪的粮食,天下打下后王室、富豪都被杀光了,以后的军队吃什么?所以,李自成如果继续当政,他也会令贪官污吏搜刮民脂民膏,也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也称为改革,那改革的定义就需要重新给出了。

也就是说,习近平不能做“邓小平改革成功我改革也成功”的梦,因为这是异床异梦,方向是相反的。如果习近平搞“闷声发大财”和“和谐社会”的改革,等于让贪官污吏既得利益集团继续搜刮民脂民膏,那才是继续邓小平的所谓的“改革”,除非走到苏联轰然间倒塌那一步,这类所谓的“改革”一定是成功的。

(三) 习近平即将或已经面临的艰难处境在何方?

回顾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一旦既得利益集团遭到体制内改良派的打压,便会疯狂地阻扰改革,而且无所不用其极。这个道理很简单:你动我的蛋糕,我就跟你拼命。虽然达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但主要在两个方面施展:一是千方百计引发国内动荡,给改革家出难题,包括把改革的内容拧过来。这方面宋神宗最清楚,他支持的王安石的每项变法到了下面都成了令百姓叫苦的措施。另一是给敌对国家送情报,甘当家贼引外鬼。老百姓给外敌当带路党那是外敌入侵后的事了,第一步当带路党的往往是遭受改革派打压的贪官污吏既得利益者。俗话说,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既得利益集团,宁肯改朝换代大家一起玩完,也不会让改革派断绝他们搜刮民脂民膏之路。

所以,当习近平王岐山打虎拍苍蝇并扬言搞改革要跟贪官污吏既得利益集团玩真的行动一开始,西藏新疆等就闹事。既得利益集团是不会暴露他们如何运作的。习近平对新疆特别重视,既得利益集团就在海外掀起一阵阵风波。只要习近平的打虎与六十项改革继续搞下去,我们就可以看到香港闹事不断。既得利益集团通过刺激香港学生市民来达到令习近平无法继续打虎的目的。

习近平以为他成立了十个小组并亲自当组长便可堵死既得利益集团跟他捣乱之路,可他竟有一失:人大那个地盘彻底失守。张德江背弃当年香港基本法内容搞了个刺激香港学生的新规定,其内容就跟八九学潮保守派们刺激学生一模一样,学运就是这么搞起来的。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们就是利用了习近平没有成立人大法治小组并当组长的漏洞,便把香港学生市民鼓捣起来了。

习近平上台开始打虎后,东海、南海风波一浪接着一浪。迫使习近平在军队里大量换人,包括拿下军委副主席和走卒们,形势才有所好转。接着便是香港闹事。

如果习近平还继续搞改革,继续打虎,香港闹完了,南海东海闹,甚至新疆西藏也跟着闹,令习近平无暇顾及改革。

(四) 习近平近来的失误

如果习近平还想继续改革,继续打老虎,那他就应该这样做:

东海南海一闹,就当即杀掉谷俊山;新疆一闹,就当即杀掉徐才厚;香港一闹,就当即杀掉周永康。绝不让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江泽民出来。而习近平怎么做的呢?新疆一闹,打虎就停了一阵子。香港一闹,就把江泽民曾庆红请到台上。这就大错特错了!这让既得利益集团尝到了甜头不说,彻底明白了你习近平害怕外部闹事,那以后你就等着吧,除非你放弃改革,放弃打老虎。

香港一闹事,习近平立刻请江泽民曾庆红出来,表明习近平误以为香港闹事与既得利益集团无关、与他打老虎搞改革无关。把江泽民曾庆红请出来,一定是既得利益集团里的谋士—卧底在习近平身边—告诉习近平:“香港之所以闹事,就是因为他们以为中央在搞内斗,所以,你应该让江泽民曾庆红出来,给香港人一个中央是团结的信号,香港就不闹了。”习近平就上当了。

(五) 习近平王岐山打虎搞改革的最后结局与归宿

如果习近平王岐山一条道走到黑,非要按照习近平最近讲的“三个凡是”搞下去,既得利益集团绝不会束手就擒,一定在各个方面给他使绊子。国内的老百姓打从习近平打虎后,群体事件明显减少,维稳的压力在减小,因为他们在配合习近平王岐山的打虎与改革。然而,既得利益集团会千方百计继续搞强拆以激化群体事件的发作。站在习近平一边的新上来的官员,也会慢慢地走向贪腐之路,他们本来就以为习近平的打虎是搞掉对手,给自己人升官发财提供位子。如果上台后不能贪腐不能让家属发财,他们也就不陪着习近平玩了。如同王安石变法,最后就成了孤家寡人。

近代史上有两个看得通透的政治家,一个是明朝的朱由校。他看透了这帮子朝臣与皇室家族,各个都是搜刮民脂民膏的疯子。他宁肯在后宫做木匠活也不参与治国。反正自己没儿子,死了这家谁爱当谁当吧,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另一个便是红朝的胡锦涛。他在一开始的时候还有当个明君的想法,等他收拾了陈良宇后逐步得知哪个都比陈良宇贪得不少,想摆脱江泽民曾庆红的掣肘毫无胜算,政治局、军队、人大各个部门都不是他能说了算的,政令不出中南海,令他心灰意冷,便决定什么都不干了,就在办公室剪窗花或者跟小学生玩游戏—其中“击鼓传花”那段还放在新闻上。就是告诉习近平:江山在我手里倒不了,就看你的了。

还得提一下宋神宗的死。宋神宗是有大志的人,当他看到既得利益集团搜刮民脂民膏已经到了社会危机随时都会大爆发的地步,便想通过改革以阻止革命的脚步。他知道既得利益集团会狗急跳墙,那时唯一对大宋构成威胁的是西夏。 他想借助军队里还有一位支持变法的人—王韶,以消灭西夏,完成强国梦。可是,宋神宗明白,除了王韶外,军队里找不到支持变法的人了,他就只好把带兵的大权交给他身边的太监了。

宋神宗发兵灭西夏的两大战役都以失败告终,其原因并非指挥无能那么简单。宋军死的基本上都是没吃没喝被饿死的。因为粮草运输还靠既得利益集团—贪官污吏们。此时的他们能让你大宋打胜仗吗?

虽然说两大战役都失败了,死了也就是不足十万人。可既得利益集团包括皇室甚至宋神宗的儿子们都不赞成宋神宗的“胡闹”包括对外用兵与对内变法,宋神宗就只有死一条路了。他到底怎么死的?宋史上讲是没灭掉西夏反而自己死了数万人而活活给气死了。这说法只能是骗鬼,鬼都不相信。哪个皇帝会因为死了不足十万兵卒就活不下去了?何况西夏并没有乘胜追击,也没多占一寸土地,皇帝就因为这点事就很快死了?他一死,他儿子立刻就让变法偃旗息鼓,让王安石去南京养老,立刻派司马光跟西夏谈,白白送给西夏土地。西夏此时才明白过来原来大宋是软弱无能的。契丹人看到眼里,便有了灭大宋的雄心了。

王安石怎么死的?宋史说是他到了南京后抑郁而终。润涛阎猜测,如果他不是被既得利益集团给弄死的,就是被宋神宗的死给吓死的。他当初根本就没把既得利益集团当回事,以为有皇帝的支持就能搞定,就能通过变法而强国强兵。当他得知宋神宗突然间死了,他越想越后怕,既得利益集团的势力太大了。既得利益集团不杀王安石,就是利用人们的简单思维心理:连王安石都不杀,怎么会杀皇帝?这样,宋神宗的死就不会成为悬案,朝廷就稳定了。

有人至今误以为是慈禧太后把光绪皇帝囚禁在瀛台导致光绪抑郁而终。以润涛阎之见,恰恰是慈禧救了光绪,让他多活了几年。假如在光绪支持戊戌变法时慈禧就死了,那光绪的下场可就惨了。光绪的变法必然导致大清八旗联手干掉他,因为他的改革必然动八旗子弟的蛋糕,包括老臣荣禄都有失去权力的恐惧,荣禄到时候也不会容忍他。皇宫不动手干掉他这个“吃里扒外”的改革派皇帝,他也会被改革派袁世凯杀掉,甚至被孙中山等革命党人杀掉。总之,慈禧比光绪看得清楚得多。

所以,习近平如果继续打老虎,继续他的“三个凡是”改革,动既得利益集团的蛋糕,既得利益集团就会跟他死拼。他唯一能用的力量是人民大众。而人民大众一旦起来,动乱规模会像江河决堤。当年毛泽东想利用人民大众,文革本来他想半年就可结束。这才有他的“七八年再来一次”的语录。结果呢,十年停不下来,直到把他拖死。可没有人民大众的参与,他只有王岐山一人,即使他是宋神宗都不行。而一旦老虎们有了反扑的机会,那他就跟宋神宗一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如果习近平想跟既得利益集团搞和谐,那他就得交投名状—既得利益集团就让他弄死王岐山。当年王立军跟薄熙来搞僵后还有美领馆一途,要是习近平不得不丢车保帅,那王岐山连跑美领馆的路都不会有了。

倒是有一个转型成功的例子,他就是国民党的蒋经国。蒋经国打开了拯救国民党的大门:开放报禁开放党禁。通过这样的方式利用了人民大众,而非毛泽东式发动人民大众搞动乱。一旦习近平在打老虎令老虎们人人自危的时刻开放报禁,言论自由了,既得利益集团就被人民大众监督起来了,他们的每一个行动都被报道,习近平的改革才能有人民大众支持的途径与空间。然而,习近平没有蒋经国的眼光,也没有把既得利益集团死死压住的谋略,看他在香港一闹事就把江泽民曾庆红请出来这件事上便知他没有有智慧的谋士在身边。一步错,必然导致步步错。

所以,我们可以预测到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六十项改革将以“虎头蛇尾”的结局而告终。

公平地说,当年戈尔巴乔夫也是想通过改革而拯救苏共的。到了他被既得利益集团软禁的时候,他才明白过来,苏共必然垮台,通过改革而拯救苏共的路是走不通的。他后来说什么从小就想毁掉共产党,那是他改革失败了成了草包,便干脆往另一极端说,以换取一点男人的尊严或者面子罢了。如同不理朝政的朱由校后面的接班人崇祯皇帝搞改革,什么都不干的胡锦涛后面的接班人习近平也搞改革,心是诚的,血是热的。崇祯发现朝廷里的老虎遍地,外面的苍蝇无数。对朝廷内,他更换跟他一起搞改革的官僚,仅宰相(首辅)就换了五十多个。对外,搞精兵简政,把吃皇粮的人数减少,这就惹怒了苍蝇李自成张献忠。李自成就跟崇祯死磕。现在习近平的共产党里吃皇粮的不论按绝对数还是按人口相对数算,远不是明朝末年所能比的。

结论

  1. 如果习近平继续打老虎继续改革以掐灭社会严重两极分化无官不贪导致的民变与革命烈火的苗子,必然引发既得利益集团的疯狂反扑。作为旁观者,当你看到新疆闹事西藏闹事,香港闹事,东海南海闹事,你就应该知道,这些事件的频繁发生是既得利益集团梦寐以求的。除非习近平回归到“闷声发大财”、“和谐”的轨道让贪官污吏继续搜刮民脂民膏,内外闹事是不会间断的。而且,人家搞你都是间接的,你查不出证据的,而非当直接的你能查出来的“黑手”,非但如此,人家还会帮你查出外敌黑手。

  2. 如果习近平想通过改革而拯救共产党,改革能成功的唯一的途径是依靠人民大众。而依靠人民大众的唯一途径是开放言论自由,让人民大众时时刻刻监督着既得利益集团,让既得利益集团时时刻刻听到人民大众支持习近平王岐山打老虎的声音,既得利益集团才能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人民大众有劲也使不上。

  3. 习近平要么没有跟既得利益集团权斗的智慧(比如最近的行为表明他斗不过曾庆红),要么他身边没有足智多谋的智者当谋士,如果他想继续他的“三个凡是”改革,他不成为第二个突然被死掉(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宋神宗就是自己上吊(自己知道怎么死的)崇祯。他当不上戈尔巴乔夫,因为戈尔巴乔夫还没到对贪官污吏动手的时刻就被既得利益集团给废了,此时他还没有血仇。

  4. 无论如何,习近平也没必要感叹“八千万党员齐解甲,竟无一人是男儿”,因为至少有一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男儿—王岐山,与他并肩战斗。人生,不论成败,得一知己足矣!